等等入怀

哈哈哈哈笑死!

别担心我不咬人w:

旧漫重涂,脑洞全开,关爱火星猎人二十年,虽然是#正义联盟#全员,但其实满满的都是#superbat##超蝠#,没办法我的私心

性格崩坏注意* 一共七张大长条杀流量注意w

凌远X黄志雄(远跳同人,水仙慎入,为虐)章7

马一下

拽拽MEI锋迷:

章7


 


——


 


  万年全勤的凌远院长请病假了。


 


  不为别的,就为了脸上那大写的淤青。。。。


 


  这要真是顶着这张脸在医院开会的时候往那一亮相,明天就得上 城市报的头版头条,拟题估计是:第一医院频发医疗事故,院长遭病人家属殴打。


 


  为了医院的名声,凌远万般无奈的决定还是先在家里待着,一系列的会议活动均不出席,所有院内事务都交给金副院长打理。


 


 不过他这样一闲下来倒也算是变相的在休息了。连日来加班熬夜,虽然他还没时间去做检查,但自己身体的情况总还是清楚的,这么个疼法,现在肯定不止是胃溃疡,多半是胃出血了。


 


  此时,凌远正卧在沙发上,今天不用上班的他当然不用再换上一身正装,就穿着他那松松垮垮的睡衣舒服的躺着,再翘个二郎腿,翻看手中的早报,好不惬意。


 


 只是这画面,着实有些脱离他第一医院院长的精英形象。


 


至少,此刻正看到这一幕的黄志雄是这么觉得的,丫太能装!


 


他是始作俑者,说不得也得照顾一下病号,此刻便是端着做好的早餐过来了。


 


“哟?好了啊?这么久都做了什么呀?”凌远坐起身,笑嘻嘻的探身去看,只见茶几上那干净的餐盘里放了一个切好的三明治,边上还有一杯热咖啡。


 


吃惯了中式早餐的凌远顿觉新鲜,拿起一块三明治就尝了一口,显然黄志雄作为厨师还是很细心的,在里面夹放了不少新鲜的水果和生菜,营养价值绝对是满分,味道也很好,再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,顿觉唇齿留香。


 


家里面是有整一套的煮咖啡工具,还有去年买的进口蓝山咖啡豆,但一直以来都是摆在那里看的,他太忙了,哪有闲情逸致去学煮咖啡,本来买那玩意也都是林念初的意思,不过她只坚持了几个早上,在煮出来一些味道奇奇怪怪的咖啡后,很快就没了兴致。


 


“你还真不愧是在法国长大的,这手艺可以开个咖啡店了。”


 


凌远赞不绝口,黄志雄却是面无表情,伸手自己也拿了一份三明治就在沙发的另一头坐下了,只是自顾自吃着也不说话。


 


凌远看了他一眼,笑了笑也不介意,兀自说道:“不过这还真是个好主意,要不我出资?我当幕后老板,开个咖啡厅给你打理,我给你发工资好了。”


 


“你要是钱多烧的慌,就拿出来我帮你花。”


 


黄志雄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,凌远却是好奇的接着问:“那你会怎么花?”


 


“开个酒窖,我就睡里面了。”


 


“我去你大爷的!”


 


凌远笑骂一声抓起靠枕就扔了过去,黄志雄一抬手抓住了靠枕,嘴角却也不禁扬起一丝微笑。


 


凌远看了他一阵,忽然语气一正道:“其实,真的可以开家店,我来投资,你要是找点事情做做,心情也会好些。”


 


黄志雄闻言却皱起了眉,有些嫌弃的道:“凌远,你是不是这里有问题?”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,又道:“我跟你素不相识,你让我住你家就算了,开店?你别告诉我你是说真的。”


 


“说真的怎么了,不就开个店吗。”凌远神情认真,倒真的一点不似玩笑。


 


黄志雄被他认真的目光盯了一阵,心里不禁发虚,别开了视线道:“说真的,那你脑子就是被门夹了!”


 


凌远不理会他的调侃,又看了他一阵才叹着气收回视线,背靠着沙发,沉默的喝咖啡。


 


刚才的提议,他确实有些认真,认真的他自己都有些不明所以,怎么的就会舍得为这个人花这么多心思?考虑那么多的事情?一个正常人会随随便便就拿个几十万出来,准备给个认识没多久的家伙开店吗?


 


自己一定是因为林念初的离开倍受打击,脑壳坏掉了。


 


这是凌远自己得出的结论。


 


再无话,凌远安安静静的把早餐吃完,就主动起身准备去收拾,一踏进厨房却发现所有的东西都被摆放的整整齐齐,却是黄志雄早都收拾好了的。


 


凌远只能把盘子给洗了,等再回到客厅时,黄志雄人已经在露台上的躺椅那坐着了,似乎是对露台上养着的那些花草很感兴趣。


 


凌远走了过去,随口道:“这些玩意种在我家里倒也真是苦了它们了。”


 


黄志雄头也没回的道:“是,你都不浇水。”


 


凌远顿了顿,却是叹了口气道:“以前有人浇水。”


 


黄志雄回头看了他一眼,似乎从他的眼睛里捕捉到了一丝未明的情绪,转过头声音沉闷的道:“我看到你房间里挂着的照片,你们很般配,为什么你不去找她回来,难不成真要等到这些花草都枯死了吗?”


 


黄志雄的话就像一根针,扎的凌远心中刺痛,他的脸色不自觉沉了下来,却是一字一句有些生硬的道:“很多事情,强求不得。”


 


黄志雄不自觉的一笑,伸手就去触碰面前的一株兰花,那兰花的叶子已经有些泛黄,他淡淡的道:“如果她就是你生命中找对了的那个人,你宁可毁了自己,也不要再让她难过。”


 


他的语气很平静,凌远却觉得自己的心越发的疼了起来,不知道是因为想到了林念初,还是因为眼前这人说的正是他自己。


 


“我有时候在想,如果从来没有遇到过阿雨,或者对她而言才是一种幸运,有时候又在想如果我选择做个逃兵,或者也能和阿雨幸福的生活着,可是现在我却只恨我自己,为什么当初那么自私,为什么要回去找她,为什么会和她结婚,为什么要害她……”


 


黄志雄的语声似乎已有些颤抖,可还是固执的继续说下去,“我真的想给她幸福,可是我做不到,因为我的存在,她活的很痛苦……”


 


凌远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,抬头仰视着他,仿佛正看到了一个饱受折磨的灵魂,可即便是痛苦挣扎,他的内里却还是洁白干净的。


 


他用手指擦去了黄志雄眼角边溢出的眼泪,由指尖传来的触感是冰凉的,他忍不住用手掌包裹住了那张瘦削的脸,想要多传递一些温暖。


 


黄志雄闭上了眼睛,有些眷恋那由脸颊上传来的温度,他笑了起来,却比哭还要难看,他说:“你不是我,你还有把她追回来的资格,所以不要再浪费时间和精力在我这种人身上,快去把她找回来吧,而我,应该走了。”


 


听着这话,凌远觉得心中有些酸涩,有些空落落的,他皱起了眉,不断的擦去黄志雄眼角边流淌下来的眼泪,几次之后,终于忍无可忍道:“说的自己那么伟大,那你还哭个屁!谁允许你走了?要不要把她找回来是我的事情,你只管给我好好的待在这里!别的什么都不要管!”


 


黄志雄被他一吼,先是一怔,而后仿佛受了惊吓一样把他推开,力道太猛自己却是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,站定后他整个身子仿佛都在颤抖,神色间似哭又似笑,他望着凌远不住的摇着头,有些失控的吼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你看不出来我越来越依赖你了吗?你对我的好,你有没有考虑过我,我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…..”


 


凌远站在原地,黄志雄突然的情绪失控,让他无所适从,只得放柔了声音劝道:“你冷静点啊,你在说什么?我见过对人不好人才哭的,我对你好你哭什么啊,越来越依赖我不好吗?”


 


黄志雄莫名的觉得此情此景有些滑稽,他也确实笑出了声,凌远当然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,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!


 


有时候,他会很想把凌远彻底的占为己有,让那种温暖和温柔谁也抢不走!可更多时候他又想要远离他,他很害怕会像迷恋酒精一样迷恋上这个人的温柔!


 


如果终将会失去,他不知道在那一刻到来的时候,他会不会发疯!


————


完整版戳下面链接,手机用户浏览器打开就可以复制了。


http://www.douban.com/note/533660482/



擦!!!邻家帅哥哥啊!!!

囚鸟:

分享一个嫩嫩的警察哥哥 恨自己晚生二十年系列

又美又心疼,想拉郎😭

Tinke:

1/3 假期的最后一天,把这部剧的截图都整理了下,每一帧都不想浪费,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,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看到他演这种角色。

[诚楼]镜像

前言:脑洞一时爽,不保证有后续,酱~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镜像

一开始只是轻微的头疼,还有瞬间的恍惚,并没有对工作产生不良影响。
阿成没有在意,他现在做的事,本就是行走在钢丝上,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。因此小心谨慎,殚精竭虑已经成为本能。他以为是南田一事,自己的神经绷得过紧,如今陡然放松,一时间难以适应。

但情况并没有好转。

每天醒来都觉得莫名地疲惫。他变得多梦,这对特工来说是一个极其危险的现象,万一在睡梦中不自觉地透露了什么,后果他连想都不敢想。
他虽不记得梦的内容,却始终记得,梦中那被人窥探的感觉,而这种感觉渐渐连清醒时都能感受到。

明楼明显察觉到他的异样,念着他肩上的枪上还未愈合,想让他放几天假,多少休息一下。
但阿诚拒绝了。
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明楼肩上的担子有多重,怀着多少悲愤痛苦,受了多少误解,在苦苦支撑。
他不愿意离开明楼,哪怕是片刻。
过了一段时间,状况看似有所好转,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。
明楼在他眼里变得不一样了。或者说,他刻意隐藏,忽略已久的问题,被人强行拉扯出来,按住他的脑袋,硬生生拍在他面前。

明楼的眼神,他的笑,他沉思时攒起的眉头。
他端起咖啡时微微蜷起的手指,他说话时而温和时而沉重的声音。
他以手遮面时难掩的脆弱。
大多的情绪在阿诚胸口翻涌,被他咬紧牙关铸就堤坝死死拦在心房。
无形的手在推着他,无声的话语在怂恿他。
有人在他耳边,低沉地,放肆地轻笑。

晚上,两人聊完公务,他像往常一样从衣柜中拿出明楼的丝质睡袍。
淡紫色高档的真丝面料光滑如水,在阿诚的手心缓缓流淌。
世家子弟庄重自持,即便是在明家,阿诚也从未见过明楼穿着这件睡袍的样子。
此刻他不禁想到,这件薄薄的衣物是如此贴近明楼的皮肤。
一寸寸,一分分,从领口到下摆,丝丝贴合,没有一点缝隙。
他鬼使神差一般,低下头,将脸埋入这片柔软,闭上眼睛,深深吸了一口。
明楼此时正背着阿诚脱下手表,解开领带。倘若他此时回头,就会看到阿诚一脸迷醉,仿佛入瘾一般的诡异表情。

直到明楼一声呼唤,阿诚如梦方醒。
他强自镇定把睡袍放到床上,握紧双拳咽下牙根的冷颤。
明楼转身,敏感地察觉到空气中那丝不寻常的气味。
阿诚站在床边,神色如常,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。
他犹豫地叫了一声阿诚,想了想,只嘱咐他早点休息。
阿诚点了点头,信步走出了他的房间。
明楼若有所思地盯着关上的房门。
也许是多虑了。
他这么想着。

二楼房间内。
阿诚在颤抖。
他深吸几口气,粗暴地拉开抽屉,取出药瓶,倒出了两颗安眠药,嚼碎了吞咽下去。
他需要安静,他需要休息,他需要无梦的睡眠。
药物很快就起了作用。
迷迷糊糊间,一个巨大的黑影缓缓地笼罩下来,阿诚的眼前一片漆黑。

阿诚赤着脚走下一级级台阶,他脚步很轻,像猫,没有一点声音。
他转动着门把,轻轻推开一楼的房门。
他看到明楼侧着身,身体随着呼吸规律地上下起伏。
明楼安静地沉睡。即便是睡着,他的眉头也是皱着的。

这本该是幅很祥和的画面,但阿诚的神经绷到了极点。

明楼的床边有人。

那个背对着他的身影,伸手探向明楼。
他撩开明楼额间的发丝,像羽毛一般轻柔地抚过眉眼,顺着鼻梁往下滑,在嘴唇处留恋许久,接着划过下巴,喉结,没入被褥。
阿诚想要冲过去,他要用拳头砸烂这个狂徒的脸,或者拔枪,击穿他的头颅。

没有人能在他面前这样对待明楼,谁也不行。

但他动惮不得,也无法呼喊出声。
黑影放佛感受到了他的存在,停下手中的动作,慢慢回头。
阿诚愕然。
他看到了一张同自己一摸一样的脸,冲他居高临下,轻蔑一笑。
周围的一切就好像被打翻的油彩一样混沌起来。
阿诚眨眨眼。
眼前是黑洞洞的枪口,和明楼戒备的眼神。
“…….大哥?”

门被打开的一瞬,明楼就已经醒了。
他不动声色,将手探入枕下。把枪放在随手可得的地方,是他多年的习惯。
步子渐渐近了,他猛地掀开被子,右手执枪对准了来人的胸膛,左手顺势拍开了夜灯的开关。
在看清来人相貌的时候,他举枪的手有了一丝犹疑。
“阿诚?”
明楼疑惑,阿诚为什么半夜三更摸进他的房间?
但很快,明楼的手坚定起来,一股寒意从尾椎蜿蜒而上,蔓延到全身。
“阿诚”并没有再上前,他只是机械地站着,直勾勾的看着明楼。
那眼神疯狂、执着带着强烈的占有欲。
“阿诚”歪着头,像是一个天真的孩童,慢慢咧开嘴角尝试着微笑,露出森白的牙齿和鲜红的牙龈。

“阿诚——!”明楼一声怒喝。
面前的人浑身一震,眨了眨眼,似乎完全不清楚眼下的情况。
“大哥……?”
熟悉的声音让明楼放松下来。

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明楼收起枪,面色阴晴不定。
阿诚一脸疑惑,但他很快就明白过来。
他和明楼对视一眼,两人的心同时沉到谷底。

‘他’回来了。

[诚楼][萧景琰x蔺晨]

前言:撸主真的是不会写文啊,可是没办法,没人写这对只能自割大腿肉啊( ・᷄ὢ・᷅ ) ooc,狗血言情囧瑶风,撸主也很想写出干脆利落的感觉啊,可是做不到啊orz,凑合着看吧,要拍请轻点,射射(;´༎ຶД༎ຶ`) 以及,撸主向来管杀不管埋,就是这样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北方小镇,前天刚下了一场小雪,屋檐上的冰棱子滴着水,地面起了层薄冰。镇子虽然不大,但却热闹,大清早的街道两旁的摊子摆地满满当当。有新鲜采摘的还带着晨露的瓜果蔬菜,有卖烧饼包子豆浆等早点的,蒸笼一掀,热腾腾的雾气夹杂着食物的香味儿一层层地往上飘。

蔺晨穿着一身普通的素色长袍,骑着小毛驴,一脸悠闲地在街上晃荡。一只白鸽轻巧地落在指间,竹管中的白纸上只一句话,林殊和靖王昨日拜访琅铘阁,蔺晨不禁得意自己的先见之明。如今靖王已被立为太子,手下聚集着一帮能臣,老皇帝也已病入膏肓。这些年他和林殊一起算计筹谋,若说舒心日子,还真没过上几天。如今尘埃落定,自己也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,才不要去趟那浑水。

可惜世事总不能如意。这是蔺晨躺在装饰华美的船舱里,吐得昏天黑地头晕眼花时感叹的。他在小镇上没逍遥几天,就遇到了飞流,二话不说就被敲晕了。若是旁人,他自有法子脱身,偏偏是飞流,骗不得又打不过。他趟在床上把林殊祖宗八代问候了个遍,哀叹着只能上了岸再想办法了。

在船上,蔺晨便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半分,浑浑噩噩不知过了几日,船终于停了下来。蔺晨是吃也吃不好,睡也睡不下,整个人瘦了一圈,明知船已靠岸,手脚软地和棉花一样,动弹不得。
脚步声由远及近,舱门被推开,来人刻意放轻了脚步。蔺晨听到了衣袂翻飞间夹带的风声,不用看都知道是谁。

“大哥。”来人低唤一声,小心地扶起蔺晨,让他靠在自己肩上。
蔺晨轻哼一声,都懒得睁眼,他实在难受地紧。
萧景琰长臂一揽将人打横抱起,稳稳地走下船舱。

“大哥的能耐我们都知道,不这样怕是请不来他。”走水路是林殊的意思。
“请来又怎样,若是大哥不愿,我还能强留不成?”
这话说得心虚,林殊当时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。
“你无非就是心疼,可要说服大哥,总得先把他请来。”

可不就是心疼,萧景琰看着怀中人脸色苍白一副蔫蔫的样子,抱的越发小心。

萧景琰特意嘱咐车夫,不用赶,车要行得稳当。马车上,蔺晨枕在萧景琰腿上,太阳穴上是力度适中的按摩,又就着萧景琰的手饮了杯西域葡萄酒,脸上总算有了一丝血色。蔺晨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当朝太子爷的伺候。萧景琰带兵多年,身上有着将领独有的肃刹之气,如今更有天子之仪,又为人严肃,在外人看来着实不易亲近。现如今他忙前忙后,下巴冷硬的线条因着唇角上扬变得柔和,眸子弯成新月般的弧度,连两道斜飞入鬓的剑眉都少了几分寒意添了一丝柔情。
车行的缓慢,待到了太子府,天色已然暗了下来。萧景琰照旧想抱蔺晨下车,被飞了一记眼刀,堂堂太子抱着个男人下车成何体统。萧景琰无奈,只得先行下车,紧张地注视着蔺晨摇摇晃晃起身,一只手虚虚搭在蔺晨身侧。果然,下车时,蔺晨脚步浮虚,踉跄了一下就往下栽,堪堪跌在萧景琰怀里。

九黎:

双向宠爱

Chapter 5

老坐馆那一代原本四人联手,现在缺了一个人。另外三个人没有什么反应,社团里倒是议论纷纷。谁人都知道阿霆做的,但没人敢说。一个个“霆哥”恭敬的叫着,也没人敢做多余的事。阿霆手里把玩着一个U盘,对目前的形势很满意,U盘里是足够子健坐穿牢底的资料。

何瀚站在办公室,双手扶上办公桌以保持平衡。“最近大概是太劳累了”何瀚闭上眼睛这样想着,双腿有点发虚。

何慕大声叫着“哥!”

难掩的兴奋和喜悦吸引了晕晕乎乎的何瀚

“怎么了这么高兴?”
何瀚的眼前一片黑白闪烁,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不清,强烈的困意从大脑深处传遍全身“不行!”何瀚低下头闭上双眼,耳朵却没有闲着

“哥!我拉到有人入股!咱们有的周转了!”

“好…”何瀚笑着,脸上没有了血色,嘴唇弯着却让人觉得无力,他终于抵挡不住“困意”,双手慢慢松开桌子,两腿失去支撑的力量,他倒在地上

“哥!哥你怎么了?哥!”何慕看着倒下的哥哥,一下子上前抱住何瀚。

陈霆这一次黑手令到很多人对他刮目相看,一个摸爬滚打了才七年的学生仔,居然堂而皇之地把坐馆杀了。子健决定下黑手,避免和阿霆正面冲突。但是陈霆的速度更快,子健还没来得及着手策划,陈霆就找上门来。

陈霆和子健身后都是成百上千的小弟,两个人面对面站着,陈霆眼睛里有一丝不耐烦,有一点得意,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他凭着身高优势俯看子健,气势更盛。路人们都不由得噤声,低头偷偷的打量周围的人,胆子小的已经脚软,机灵点的早早躲远。

空气也变的凝重,时间仿佛静止。

陈霆淡定的拿出一支雪茄,点燃后猛吸一口,子健看准他吸烟的空隙喊了了一声

“打!” “打。”

而陈霆吸的很快,他吐烟时下令,实际上两个人是同一时间下的令。

周围是小弟们的混战,两个人如暴风眼,好像突兀又好像不突兀。

阿霆的手下比子健的厉害一些,混战结束后阿霆身上挂了彩,但是很高兴。他走出街道,一边走一边一路安抚安慰着见到的小弟。他拿出手机想要给何瀚打电话,丝毫没有察觉即将到来的危险。突然一个面包车停在他附近,车上下来七八个手拿棒球棍或砍刀的人向他冲过来。

何瀚苏醒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白色天花板,抬眼一看看到阿霆就坐着趴在床边睡熟了,他忍不住去摸了摸阿霆的头发。眼中水盈盈全是爱意,脸上多少恢复了一些血色,嘴角不由自主的翘起来。

阿霆想要一直装睡,何瀚平时那么傲娇,这么温柔的时刻可不多。房门外是忙碌的厨娘和小弟,虽然小弟们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大佬的话没人敢不听。小弟们一头雾水的做着大扫除,厨娘们在厨房忙碌。

阿霆手心有点出汗,银色的小东西在手中硌出一个粉色的圆圆的圈


非常喜欢这张图片,没有二改商用,如果图片的作者不喜欢的话我会改掉的

下一章谜题揭晓~(o◕∀◕)ノ有没有被我骗到呢~~~~~

这一章是不是稍微长了一点呢???求评论啊~一起讨论神马的~虽然说是甜文但是好像不够甜诶怎么办?请看下一章~✧(≖ ◡ ≖✿)

【瀚Ben】不乖(七)

不见长安某


07

严格说起来,阿Ben每天起床的时间并不算晚,只是在何瀚的对比下才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大懒虫。通常阿Ben还没睡醒,何瀚就已经出门了,所以阿Ben从来不知道何瀚每天早上都会来看自己一眼。

卧室的窗子离床有些远,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敞开着的。盛夏时节,太阳初一露头就带着灼人的温度。床上的人睡姿依旧奇差,枕头枕了一半,被子被踢成一团堆在旁边,只留了一角盖着肚子。

阿Ben从前打工时做的都是些体力劳动,再加上偶尔也会被Bill逼着健身,所以身上有着很漂亮的肌肉线条。但如今因为缺乏运动,八块腹肌已经看不清轮廓,裤沿处被勒住的地方也有了明显的一圈小肉肉。何瀚轻手轻脚地帮他把被子扯上去一点,对自己的喂养成果很是满意。

不同于醒着时夹杂着胆怯的顺从,阿Ben睡着的时候才真正称得上乖巧,像是一只让人忍不住想要抱进怀里的小动物。一开始的时候每天早上何瀚都能从他的脸上看到泪痕,后来虽然不再哭,但也经常在梦中皱着眉。偶尔几次阿Ben在翻身的时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看到床边的人影也没什么反应,一转头就继续睡过去了。

反正对于阿Ben来说,何瀚本来就像是一个不知道会做多久的梦。

室内的温度渐渐升高,阿Ben悠悠转醒,起身抱着被子坐了一会儿才穿鞋下床。洗脸的时候张妈已经在楼下催着他下来吃饭,阿Ben应了一声“噔噔噔”地跑下去坐到餐桌前。张妈做的手擀面一直是阿Ben的大爱,阿Ben吃了一口抬起头,嘴里咬着面也没吭声,乖乖地又把头低下直到把面吃完放下碗才问出口:“张妈,为什么今天的面这么长啊……”张妈没答话,笑着把碗收走说少爷在书房,叫你吃完了上去找他。

这个时间本应该在工作的人竟然在家,阿Ben觉得有些奇怪。书房的门开着,何瀚正在外面的阳台讲电话,回身看见他就招了招手,握着手机的手调转了方向,等他走到近前的时候把手机递给了他。阿Ben不明所以但还是顺从地接过来放到耳边。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那边发狠:“姓何的我告诉你,老子早晚都会去把傻仔带回来!你别以为……”

“阿哥!”

原来阿Ben并不总是唯唯诺诺的,他也会这样大声地讲话,语气里满满的激动与欣喜满溢着却不懂得如何表达,急得握着电话有些手足无措。

何瀚走出去,把空间单独留给他。

隔着一扇玻璃门何瀚能清楚地看见阿Ben的表情,Bill那个死傲娇估计也说不出什么温情的话,大概是在连续的“阿哥你有没有想阿Ben”的追问下含糊地“嗯”了一声,阿Ben就咧着嘴傻兮兮地笑起来。若是挨了骂也好辨认,上一秒还笑着的人下一秒就垮下了小脸,耷拉着眉毛委委屈屈地扁着嘴。偶尔也会听到一两句对话,阿Ben用空闲的另一只手抠着墙壁,小心又一本正经地说“阿哥你都收了他的钱了我们不能反悔的”,然后便把电话拿开揉了揉突然被震到的耳朵。何瀚把自己陷在椅子里,视线从阿Ben身上转向天花板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Bill对这个弟弟向来缺乏耐心,也从来不喜欢讲电话,这次的半个小时已是史无前例。阿Ben还有好多话想跟阿哥讲,却又不敢说什么,只能恋恋不舍地挂掉电话。

阿Ben走进来,眼底湿漉漉的,睫毛上隐约还挂着水珠。何瀚把他拉过来坐到自己腿上,阿Ben小小地挣扎了一下,被一双手扣住了腰之后就老实地不动了。

“生日快乐,阿Ben。”

阿Ben瞪圆了眼睛,何瀚被他惊讶的表情逗笑,抱着他晃了晃,贴着他的耳边又说了一句生日快乐,却不想阿Ben眼里的湿气越来越重,嘴巴一抿像是忍不住要哭出来。何瀚知道他的反应不只来源于感动,不想再让他陷入过去的情绪里,于是伸手顺了顺他的背,转移了他的注意力:“跟你阿哥聊得开心么?”话说出口刚刚还要哭不哭的人立刻又高兴起来,用力地点了点头,自作主张地总结出了自己的结论:“阿哥也是很想阿Ben的!”说完又想到了什么身体一僵,小心翼翼地看了何瀚一眼:“你放心,阿哥已经拿了你的钱,我不会偷偷走掉的……”

何瀚轻笑,并未接他的话:“我帮你打通了电话,不谢谢我么?”

阿Ben后知后觉,扭过头扑闪着睫毛神情很是诚恳:“谢谢你哦。”

何瀚煞有介事地摇摇头:“不够诚恳。”说完未及阿Ben反应过来就伸出手指点了下自己的侧脸。阿Ben愣了一下,然后迅速低下头,连耳根都染上了绯色。何瀚也不催他,过了一会儿阿Ben抬起头,略带紧张地闭着眼,带着一点点迟疑凑近何瀚的脸颊,轻轻的触碰像是羽毛拂过,微小得几乎难以察觉。

阿Ben睫毛颤抖着不敢睁眼,下一秒下颚却被手指兀然捏住。呼吸交织,何瀚凑过来,双唇只是微微地贴住并没有多余的动作,像是在给他拒绝的时间。阿Ben蓦然睁大了眼睛,右手抵在何瀚胸前,却不知是抱了怎样的心态,并没有用力去推开。恍神间温热的唇舌已是无所顾忌,探入齿关深深地吻了下去。

第一次的认真亲吻,难免带着些试探,想知道对方会不会闪躲,会不会后退,会不会接纳,会不会有同样的悸动。柔软的情绪涨满了胸腔,何瀚唇角微翘,亲吻的时候不禁带上些安抚宠溺的意味。唇线紧密重合,连心跳都被拖拽着乱了节奏。阿Ben抵在两人中间的手失了力气,不自觉拢起手指,虚虚地搭在何瀚胸前。

听话是阿Ben最擅长的事情,只是这一次动作中却带上了连自己都未察觉的心甘情愿。

退开的时候阿Ben被吻得眼角泛红,连脖颈都染上了淡淡的粉色,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。何瀚静静地看了阿Ben半晌,忽而低下头,温柔吻了吻他依然紧闭着的眼睑。

阿Ben喘着气,攥住自己的衣角不敢看他。何瀚抬手擦掉他唇上残留的水痕,没有再给他继续害羞的时间,而是拉住他起身向外走。

“走,我们去挑蛋糕。”

阿Ben呆愣愣地被拉着走了几步,然后抬眼看向前面的身影,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他那天说的话。

爱我么……

阿哥说,金主的话听听就算了,不值得走心的。

可还是……想要相信啊……


#520~#

简单粗暴的陈伟霆水仙语c群宣!!!

一瞬万世:

没有什么要求,大家随意就好!

快来一起勾搭吧!!!

快来快来别再等待!让我们一起水仙起来!




460708186

460708186

460708186